快捷搜索:  

拖欠司机运费等问题待解 网站货运平台如何破局

[手机看新闻(xinwen)][字号 大 中 小][打印本稿]

近年来,网络货运被视(shi)为物流行业的(de)一匹“黑马”,受到了极大关注,相关公司(gongsi)(gongsi)在资本市场也动作频(pin)频(pin)。

2021年5月份,国内公路货运平台福佑卡车率先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递交了招股书,两周后,其竞争对(dui)手之一,被称为“货运版滴滴”的(de)满帮也提交了赴美上市招股书。在这场争当“货运平台第一股”的(de)竞争中,满帮最终取胜,于2021年6月份登陆美股,开盘价达22.5美元。但截至9月19日,其股价仅为6.55美元,较一年前大幅缩水。

市值缩水背后,满帮还遭到来自司机端、货主端的(de)双重投诉压力。9月18日,有货车司机刘先生对(dui)媒体表示,其在满帮旗下“运满满”平台(以下简称“运满满”)接了一单运输服务(fuwu),路程为1400多公里,总运费是(shi)18200元。截至目前,此单运输已经完成一个多月,但自己却迟迟没有拿到运输费用,且发单人(ren)也联系不上了。在投诉平台上,记者发现货主“倒苦水”的(de)也不少,主要是(shi)针对(dui)司机服务(fuwu)质量不达标,平台不作为、不公平等。

那么,作为平台方的(de)满帮是(shi)否有足够的(de)能力去化解这些矛盾?又该承担怎样的(de)责任?

撮合型平台之痛

“运满满是(shi)运输业比较大的(de)接单平台,大家经常在上面接单,我(wo)偶尔会遇到几百元未结算的(de)情况,但都没这次严重。”上述司机表示。

对(dui)于该司机的(de)遭遇,9月19日,满帮内部人(ren)士向《证券日报》记者予以证实并表示,“从目前我(wo)们(men)了解的(de)情况看,该案例属于货主拖欠运费,我(wo)们(men)已经联系了司机,正在帮助司机积极追讨运费,同时已对(dui)货主账号做了相关限制处理,该货主已经无法发货。”

“满帮能做的(de)似乎只有这些,因为它(ta)是(shi)一家信息撮合平台,仅提供居间服务(fuwu),类似房产中介模式。”北京中同律师事务所合伙人(ren)赵铭对(dui)《证券日报》记者表示。

福佑卡车内部人(ren)士也对(dui)《证券日报》记者表示,“我(wo)们(men)和满帮的(de)模式不同,福佑卡车是(shi)货主预付运费,司机完成订单后,直接进入结算流程,所以不存在拖欠运费情况。”

对(dui)于满帮的(de)商业模式,一位业内人(ren)士曾对(dui)《证券日报》记者进行了详细分析:满帮由货车帮和运满满合并而来,其模式特点是(shi)提供货源信息但不参与交易,在货车帮和运满满合并后,运满满负责货运交易平台,即车货匹配业务;货车帮则主要负责稳定运力的(de)项目。

上述业内人(ren)士表示,满帮这种撮合型平台难以避免信息不对(dui)称问题。平台若没有货源审核机制,当货主虚构货源信息时,容易与司机发生纠纷。在司机端,平台只审核四证一卡,无法直接对(dui)司机进行管控,运输质量也难以把控。此外,撮合型平台通过竞价的(de)方式达成交易,价格波动较大。当客户货源稳定时,需要稳定的(de)价格来控制成本,而价格波动则导致这些稳定的(de)业务流失。

实名认证能否解难题

如果说2021年是(shi)网络货运快速扩张的(de)一年,那么2022年则是(shi)趋于完善与规范的(de)一年。

年初以来,监管部门已经对(dui)几家头部网络货运平台进行了三次约谈,最近一次约谈在8月底,约谈指出,包括满帮在内的(de)四家平台公司(gongsi)(gongsi)存在多重收费、压价竞争、运营不规范等问题,损害了货车司机合法权益。

而运费拖欠可以说是(shi)货车司机们(men)最关心的(de)问题,除满帮外,其他(ta)货运平台也会遇到类似问题。据悉,9月1日,货拉拉上线“安心运”司机权益保障计划,针对(dui)拖欠司机货款的(de)行为,陆续上线一系列产品(chanpin)功能,包含便捷催付、平台帮催、运费补偿和用户管控等。这些举措意在建(jian)立信用体系。

上述满帮内部人(ren)士对(dui)记者表示,“公司(gongsi)(gongsi)对(dui)于帮助司机追讨运费,有一整套安全保障体系和响应机制,包括在货源列表与货源详情页醒目提示货主有拖欠运费的(de)历史行为。也有针对(dui)货主账号的(de)约束、管控、处罚措施和手段,比如从2022年9月份起,只要货主与司机产生过一次纠纷或存在投诉情况,就强制其完成实名认证(人(ren)脸识别)。”

赵铭也建(jian)议各个平台可以借鉴其他(ta)互联网企业(qiye)的(de)经验,对(dui)用户进行实名认证。“否则出了问题,想索赔都不知道该找谁。”

除了外部监管,网络货运平台自身的(de)管理能力也亟待提升。“发生拖欠费用的(de)情况,一定程度上说明平台在管理上出现了问题,可能是(shi)系统存在漏洞或平台的(de)服务(fuwu)能力不足。”艾媒咨询CEO张毅对(dui)《证券日报》记者表示。

“网络货运其实是(shi)好(hao)的(de)商业模式,但目前相关企业(qiye)大多无法盈利或存在各类问题,归根到底可能是(shi)管理问题所致。互联网平台企业(qiye)成长非常快,但管理方面相对(dui)来说较为滞后。”张毅表示。

满帮发布的(de)中报显示,2022年上半年,公司(gongsi)(gongsi)归属于母公司(gongsi)(gongsi)股东的(de)净利润亏损1.81亿元,虽然较去年同期已经大幅收窄,但依然没能走出亏损的(de)泥潭。

网经社电子商务研究中心数字生活分析师陈礼腾对(dui)《证券日报》记者表示:“如果这类事件频(pin)繁发生,最终会导致用户对(dui)平台的(de)信任度降低,进而不断流失。因此,满帮需加强供需双方合规性审核,建(jian)立完善的(de)把控机制。”

本报记者 许 洁

(责任编辑:孙丹)

拖欠司机运费等问题待解 网络货运平台如何破局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共有:809人留言! 共有:809人喜欢本文! 点赞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加载中......
发表评论